夜雪

无题(4)

不要放弃,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我不甘心呀……”
辰鬼揉了揉眉心,完了,悍匪又发作了。
“你好好待着吧,我去看看。”一旁的无痕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也去看看……”
“你可算了吧,给我好好平静平静吧,你哭这事儿可是上了热搜了,现在没人不知道仙阁的大心脏队长心态崩了。”
辰鬼只好作罢,无痕三步变两步地进了悍匪的房间,可能因为神男和雨雨也在的原因,屋子吵得一批。
随着一声巨响,吵闹声总算没了,无痕打开了房门,神男把悍匪抬了出来。
“怎么样?”
“没控制住,本来匪爷快要压制住了,结果……嘶……”无痕被头上的血洞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我已经给他打了一剂镇定剂了。”神男把悍匪放在沙发上说,“熬过今晚就没事了……我先去看看雨雨。”
“匪爷已经分裂出第三个人格了,刚才我们没有防备,所以雨雨被砍掉了一个胳膊。”
“北辰?北辰?北辰……”
“啊什么事!”
“我去你也是无敌,这样都能睡着。”
“老铁你不讲道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这么早就睡?阿泰来了怎么办?”
“……北辰今天不见客。”
嘿!北辰,别以为我看不出你背影的落寞。
其实你盼他来盼得快要疯了。
辰鬼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发现黑得一批时转手去摸电灯开关,结果被一只熟悉的手抓住。
“鬼哥,你动作真慢。”
“哎我操,老铁你怕是要吓死我!”
那手沿着辰鬼的胳膊,摸上了他的脸。阿泰摸着辰鬼眼睛下的泪痕,心疼极了。
“唉……”大男人之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时候还是先好好抱抱他,然后给他讲讲骚话吧。
“没事鬼哥,大不了我养你。”
“老铁我可不用你养,你怕是要我养。”
阿泰的怀抱真的温暖,之前试图在寒风中吹死自己的小辰鬼如是想。这让辰鬼抱着取暖的初衷,把他俩之间贴得没有一丝缝隙。
“阿泰……你是什么时候有这个症状的?”
“???”
本来已经暗戳戳地把辰鬼带到床附近的阿泰一下子被这个问题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
“悍匪……最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而且已经分裂出了第三个人格。”
“我们都是因为当时的负面情绪太强烈而被他们的人格趁虚而入,会不会时间得病越长,人格就会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难控制。”
“鬼哥你想那么多干嘛……还有,干嘛提悍匪那个菜逼。”
“老铁你这飞醋吃的……回答问题!”
“……反正绝对不是时间决定的,四爷秋季赛开始得的这个毛病,现在已经五个人格了(表打我)。”
“我是……嗯……第一个赛季吧……得的,那个时候我还在DL火箭,原因是因为我太菜了让队伍输得很惨。”
“你问悍匪那个菜逼,他肯定都记得!我发了整个一星期的疯,教练怕我在赛场上失控,就再也没让我上过场。”
“后来……我就转会了,因为我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否定我的未来,但我当时的教练这么做了,所以我转会了,老四和随风跟着我一起走了。”
“转会后,才有人叫我虎王什么的,也才见到了鬼哥,在爱上他的同时,发现你这个len也爱着我。”
“老铁你可闭上嘴吧,气氛说没就没。”
阿泰一笑,终于跟辰鬼一起倒在了床上。
“没事,鬼哥,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人。”
“打得真棒。”

无题(3)

太久没更都快忘了自己写到哪儿了……
“鬼哥!鬼哥!”
“别吵了老铁,正睡觉呢。”
辰鬼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等等,刚刚我干什么呢?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这时嘴唇上突然传来一阵湿润感……
“卧槽阿泰你他妈干嘛呢!!!!”
好吧,现在想起来了。
而皮皮泰表示,我只是看你突然昏迷了,怎么叫都不醒,好心对你做个人工呼吸而已。
呵呵人工呼吸。
老铁你当我傻吗!你家人工呼吸不给我渡气还使劲摩擦我嘴唇呀!
所以,辰鬼怒视着阿泰,然后……
就看见阿泰的上半身上挂着的一绺一绺的XQ队服。
这胖子绝对又胖了……卧槽辰鬼你不能被美色迷惑了呀……
“这谁弄的?”强作镇定。
“你呗,还能有谁?”
“怎么可能!”
“那你解释一下你手指间那一缕一缕的是啥?”
操,被套路了。
面对哑口无言的辰鬼,阿泰抱住了他。
“鬼哥,出这么大事干嘛不告诉我呀?”
“你可拉鸡巴倒吧老铁,你是我啥呀我非要告诉你。”
“我是你喜欢的人兼未来男朋友。”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喜欢你了?”
“那只胖老鼠告诉我的。”
梦奇你个卖队友的。
“巧的是,我也有这种病,不过我有可以限制他发作的方法。”
“是什么?”
“这种私密的事你是我什么我要告诉你呀?”又皮痒的某泰。
“老铁你这就不讲道理了,刚不还说是我男朋友吗?”踹一脚。
“好好好……疼!鬼哥我错了!”
…………
此时胳膊上带着一个血洞的无痕和拿绳子捆着悍匪的小羽在看见眼前一幕后心里默默表示mmp……

无题(2)

诶对了,应该把悍匪拉上跟自己一起走的呀!这不输给XQ了嘛……他别把观众当成自己的枪靶子呀!
但愿无痕和小羽能控制住他……算了还是别让小羽上了,一个狼人的出现对人们来说无疑于怪兽的降临。
神智已经开始不清楚了吗……喂就几步路了老铁再坚持一下啊。
当辰鬼满头大汗地扶上仙阁的大门时,一只手突然搭上了他的手。
“鬼哥,是不是我不拍你你都发现不了我啊?是我变瘦了还是你的近视加重了?”
哦凑不是吧!
老铁你出现的真是时候!
辰鬼赶紧摆了摆手。
“老铁有啥事儿……能不能……之后说……真不方便……”
“鬼哥你怎么出这么多汗……你手怎么这么凉?!你怎么虚成这个样子!”
“滚吧你,你才虚!先让我进去……”
“不行!鬼哥你又不是怀孕了,那么急干嘛?你必须把事儿解释清楚!是不是俱乐部又不给你们做好吃的了?鬼哥你说呀……”
“你……好烦呀!入梦!”
一个紫色容器瓶向阿泰扔过来,辰鬼彻底失去了对自己精神的控制,现在是梦奇主控着一切。
“哇~鬼哥你这个len,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不跟我说……真是枉我对你这么久的感情了……时空穿梭!”
“敢欺负到鬼哥头上,也先要问我阿泰同不同意呀?”

粉了这对cp很久,之前一直潜水,现在决定为仙女阁做点事情,仙女阁雄起!

无题(1)
“鬼哥?”
“我先走了,我可能要发泄一下。”
“我知道了。”
“阿泰呢?”
“走了。”
“好的。”
辰鬼加快了脚步,他有点等不住了,这次比赛的时间比他预计的要短,但情绪的波动却超出了他的预计。
果然我还是放不下。
我当然知道,所以你甘心就这么输了吗?要不我帮你一下吧?
你可拉鸡巴倒吧老铁,跟你相处了这么久,我还能不知道你的脾性?我无财无色,你何必再缠着我……的身体呢?
唉,我就是相见识一场情侣间“相爱相杀”的戏码罢了,你就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你可圆润地滚吧老铁,我你可以当做你戏里任你摆布的角色,阿泰可不是,小心他揍你。别以为你变胖了就抗伤了啊梦奇,这个人切你没脾气的,我都切不过他。
梦奇这个家伙……现在一想原来已经陪伴我一年了……
上届秋季赛失利后,自己的脑海里就出现了梦奇的声音:可爱?!不,谁再用这个词形容梦奇,辰鬼一定戳瞎他的眼睛!
而且辰鬼惊讶地发现,每个月的9号的夜晚,自己的精神总会被梦奇控制,轻则拆拆仙阁的宿舍,重则横扫这一条街的屋顶,多亏是在晚上,没人看见他的样子,仙阁可经不起二次丑闻。
对此无痕小羽和悍匪微微一笑,在辰鬼见识了无痕每次比赛胜利后拿着戒尺追着神男和雨雨打;悍匪比赛一输就拿着不知从哪儿找出来的狙击枪乱射人(上次跟AG超玩会打输了,差点把雨雨的头盖骨射穿);小羽每年过自己的生日总变成狼人后,真的感觉梦奇真是太安分了。
但他不想让阿泰知道。
非要说一个理由的话,他当然是怕梦奇伤到自家的猪。
他可舍不得。
tbc